乐动体育官方网站_官网(欢迎您)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走进平武 > 美食美味

蕨根面

2016-01-21 14:04文章来源: 本站编辑
字体:【    】 打印

尹全德

我刚拢岳母家,内弟就笑嘻嘻地说:“我算到你今天要回来,特别准备了一样好菜——雪果山珍!”看我疑惑不解,岳母也故弄玄虚地说:“鬼剥皮!”岳父忙解释说:“就是蕨根面条。吃时,把蕨根粉块不断往开水里烫,就脱下一层层的根粉皮来,然后捞起切成面条凉拌吃,所以叫‘鬼剥皮’,供销社加工时,取了个‘雪果山珍’的新名词。”

说话间,饭菜已摆上桌子,内弟最后端出一海碗蕨根面条来。大家的筷子不朝肉,专对着蕨根面条。我吃在嘴里感到柔软滑润,清香缕缕,不大功夫,已经碗底朝天。我说:“再来点吧。”内弟诡谲地一笑:“明天我们去挖。”岳母说:“你大哥爱吃,明天就多挖点根回来。吃不完的,让他带回成都。”内弟冲着我一笑说:“蕨面好吃根难挖啊”。我听了不以为然。

第二天,我俩背上背篼、头,向老林走去。夏日的山峦青翠欲滴,野百合花含笑点头,红的、白的刺花芳香扑鼻,沁人心脾。穿过密林,来到一个开阔的山谷,这里蕨苔遍地,我俩便在这里挖起来。大半天,约挖了130公斤左右。内弟说:“25公斤根捶半公斤粉,这两背,最多捶两三公斤。”

我背几十公斤回家,已累得骨头都像散了架。这时,突然感到脚肚子奇痒,黏糊糊的,提起裤管一看,血流满脚,还有一根旱蚂蟥吸在腿上,我慌忙用手扯,不管扯多长,就是扯不脱。内弟见了,对准蚂蟥就是一巴掌,这才将这“瘟伤”拍下来。一股乌血簌簌地往下淌,内弟帮我把乌血挤完,用清水洗净,擦点叶烟油。岳父骂内弟捉弄我,他反而笑着说:“老大,我说这‘蕨面好吃根难挖’你还不信,如何?”

内弟的话,使我想了好久:是啊,要做一件事,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岂止是挖蕨根……

                  (尹全德,四川郫县人,曾在平武县豆叩(黄坪)中学任教。本文由张力提供,原载1991年8月14日《成都晚报》。)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