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动体育官方网站_官网(欢迎您)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走进平武 > 特色平武

【绵阳晚报】大熊猫家园的守护者

2015-09-25 10:03文章来源: 本站编辑
字体:【    】 打印

 


负责人说

 “正是因为这里有一群不计个人得失,将青春甚至一生奉献在这里的一批护林员,才有了王朗保护区的快速发展和保护成就。”王朗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介绍:保护区有工作人员32人,其中11人是临聘护林员,大家一起进行动植物保护,大多数人都成为了保护区动植物某一领域的专家或能手,“无论在编职工还是临聘员工,都为保护区的保护工作奉献了心血和汗水,奉献了青春和智慧,我们为此感到自豪!”


 梁春平:

 从技校毕业生到保护区“动物专家”

 梁春平进入王朗保护区已有17年时间。

 17年时间中的大多数时候,梁春平都会在匆匆吃过早饭之后,换上登山鞋、迷彩服,背着各种仪表、记录本出发进山,开展野外监测巡护工作。

 “王朗保护区规划了20多条巡山线路,其中固定线路占多数,这些线路每年至少要走4次,总监测里程280多公里”,梁春平介绍,在夏天,不论是下雨还是天晴,出门走不到一公里路,身上的衣服就会被打湿,基本上一整天时间都只能穿着湿衣服。而在冬天,到处积雪覆盖,很多路段结有厚厚的冰,稍不注意就可能滑下悬崖。“每人平均每年要步行2000多公里山路,尤其是在海拔3000多米的高原地带、原始森林,这样的一段路相当于平地上的10000公里。每年冬天,每次巡山先是一身汗,一旦停下来,汗水就要结冰,每个人都曾遭遇‘冰火两重天’的考验,因此很多人都患有关节炎。”

 梁春平从技校毕业后就来到了王朗保护区。第一次上山,是到竹根岔原始森林。由于走得太热,不时有热气从衣服里面冒出,可休息不到几分钟,身上的汗珠又开始结冰,寒意直浸心窝,“当时坚持着和大家一起完成了第一次巡山,那次的经历锻炼了我的意志”。

 梁春平介绍,为了维护王朗保护区这片净土,他和保护区的同事们在巡山和野外监测的同时,还配合北京大学、北京林业大学等高校,在王朗开展科研工作。2006年5月,在世界自然基金会的资金支持和成都生物所两栖爬行动物研究室的技术培训下,梁春平初步掌握了一些两栖爬行类动物的知识。在工作中,他通过不断学习和积累,成了保护区小有名气的爬行动物和两栖动物“专家”。在全国第四次大熊猫普查中,梁春平被分到植物组,但在动物组人员不够时,他也协助带跑动物组线路。3年的调查中,他参与了15个县市的大熊猫调查工作。

 几年以来,为了帮助居住在保护区周边的藏族群众寻找致富道路,梁春平和同事们联系了高校专家教授,为当地群众引进3000多株花椒树和品种优良的蜜蜂,现在,很多人在种植花椒、养殖蜜蜂等方面有了收入,进山偷猎、挖药材的现象明显减少,“处理和平衡好人与生态的问题,让人感到欣慰。”

 罗春平:

 退伍军人把青春奉献给生态保护

 “把工作任务培养成兴趣和爱好,这是我做事的风格和态度,这样工作起来轻松而又有干劲,而且对未知事物有种探索的欲望!这就是我,一个有着军人情结的一线生态保护工作者。”这句有力的话语,出自80后青年罗春平,他已在保护区工作了14年。

 2000年,退伍后的罗春平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应聘上了王朗自然保护区治安员。一年后,罗春平毅然选择了艰苦而且伴随着危险的野外工作。“由于有当兵的经历,我的身体素质还不错,业务很快就上手了。”更让罗春平感到庆幸的是,他刚接触野外工作时,也正是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在王朗保护区搞科研项目最多的时候。跟着北京大学的专家教授学习和参与野外工作,让罗春平接受了较为系统和专业的学习,“特别是对野生动物的个体和痕迹识别、植物的分类学方面提高了不少,为后来的野外工作打下了坚实基础。”

 经过十多年的历练,罗春平已成为保护区的“多面手”:监测巡护、野外研究、野外开车等样样在行。通过参加藏鼠兔调查、黑熊调查和全国第四次大熊猫普查,罗春平不仅熟悉王朗保护区的地形,还走遍了四川的大部分山山水水。

 2012年9月12日,罗春平遭遇了参加野保工作以来的最大危险。

 当时,罗春平参加全国第四次大熊猫普查,他带队到地势险峻、路途遥远的康定县孔玉乡野牛沟进行调查。当天早上8点,罗春平带着十几个队员身背四五十斤的物资沿河进沟。行进途中,大家必须通过一处宽十多米、高约七八米的陡崖。在罗春平之前,已经有3个大个子队员安全通过。可能因为土块被踩松,当罗春平踩上时,突然仰面滑到,整个人向崖下坠落。千钧一发之际,罗春平把身体打开,贴紧崖壁,以减缓下坠速度。“虽然只有七八米高,但当时却觉得时间过得非常慢。”崖底是河道,在罗春平坠落的地方有一根高高的树桩,他本能地用双手抱住头往一旁倾斜,接触到地面时虽然避开了树桩,可左脚却感到钻心的疼痛,背包也掉入湍急的河里。咬着牙,罗春平拖回了背包。这时,队员们跑了过来救援,而罗春平已无法站立。大家轮流把罗春平背在背上,跋山涉水3个多小时走出大山,再租车送往甘孜医院救治。经检查,罗春平左脚契骨断裂,一处骨折,两处脱落,治疗后需要卧床静养4个月到一年。不过,只休息了不到4个月,罗春平就又来到保护区,开始了野外工作。

 让罗春平欣慰的是,多年的野外监测和巡护,换来了红外相机拍摄到的2000余张大熊猫照片,5000多秒大熊猫视频,近1000个大熊猫嗅味标记点,还有很多珍贵的野生动物数据,“在王朗保护区工作的十多年里,每年都能见到野生大熊猫!”

 “虽然平淡和辛苦,但我很满足。”罗春平说,他满足于通过努力,让更多的人了解生态平衡的重要性,“希望有更多的人投入生态保护,为后代留下一片净土。”

 涂正彬:

 曾经的志愿者把平武当作了家乡

 涂正彬今年29岁,老家在自贡。2010年,从河北农业大学毕业后,涂正彬和30多个同学选择来到汶川地震极重灾区四川平武县,当了一名西部志愿者。一年后,涂正彬无意中看到王朗自然保护区的招录信息。报着试一试的态度,他顺利考上了。

 “保护区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在王朗保护区,原始的森林,新鲜的空气,众多的植物和动物,让涂正彬觉得无比奇妙,“我很快就爱上了这里,爱上了这份工作。”

 刚到王朗保护区的一次野外工作,让涂正彬至今印象深刻:那是个冬天,他和同事们上山开展野外监测。返回时天色已晚,必须经过一大片冰槽才能下山。“几个人聚在一起,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到好办法。”最后,大家决定相互扶持着一起下山,“几个小伙子,危险处手牵手从山上艰难下来,有人摔倒了,其他人奋力拉起来。经过同心协力,终于安全下山。”下山后,天已经完全黑透,但夜色中很快出现了亮光,那是同事来接大家了。“那次经历让我特别感动,那种集体的力量,那种纯朴的情谊,是人生难得的财富。”

 让涂正彬遗憾的是,到保护区工作4年了,他仍没有亲眼见到过野生大熊猫。2011年,涂正彬在平武县和雅安、甘孜、阿坝等地参加了全国第四次大熊猫普查。在土城乡境内进行普查时,走在邻近路线的同事发现了大熊猫,还用相机拍到了大熊猫的图片。“和大熊猫擦肩而过,让人有些遗憾。”还有一次,在王朗保护区的野外巡护中,涂正彬再次与大熊猫“擦肩而过”,走在前面的同事,突然转过头来小声说:“前面有大熊猫”,等走在后面的涂正彬回过神后,那只大熊猫已钻进了竹林,涂正彬只看到了晃动的竹子。“我经常想,在野外碰到大熊猫会是什么心情和状态?”关于这个想象中的“邂逅”,涂正彬有过很多设想,“如果真遇见了大熊猫,肯定会非常激动,但绝不会去干扰它的正常生活。”

 “到平武4年时间,好多当年一同当志愿者的同学都离开了。”涂正彬说,比起大城市,他更喜欢偏远的平武、宁静的王朗,“我热爱这片土地,我愿意把根扎在大山。”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