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动体育官方网站_官网(欢迎您)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走进平武 > 特色平武

【绵阳晚报】王朗花开

2015-09-25 10:03文章来源: 本站编辑
字体:【    】 打印

美丽的格桑花(胡宇 摄)

廖伦涛 (绵阳)

 初春成行,前往思念多年的国家级王朗自然保护区旅游。

 不知什么时候,王朗已在脚下,它的原始性、多样性、稀有性、代表性名不虚传。洁净的空气,欢快的溪流,原始的杉林,诸多的药材,珍稀的动物,成群的牛羊,构成了一幅幅人间绝美的画面。

 从牧羊场出发,经过王朗大窝凼景区,溯河流而上,沿途是密密的河滩针阔混交林,各种柳树婆娑,藤蔓缠绕,将天空遮个严实,人行其下,感觉与大自然是如此的惬意和亲近。

 离开人群,一个人向深处漫游。


赏花(胡宇   摄)

 极目远望,阳光下的雪山,远处的林海、幽深的峡谷,开满野花的山坡,美不胜收,生机盎然。万里静默、千仞无言时,听到一声鸟鸣,清脆婉转,不禁心生感叹:宇宙之大,天地辽阔,人如微粒,不如一卑微草芥——只要心底有根有情有爱,就可重新再来。

 在海拔2700米的高山上,有个400多亩的大草坪。在这爱的季节,情的牧场,任选一个僻静的小丘,将身体舒服地躺下来。天眼长开,白云万卷,绿草如茵,群花如海,置身于花草的怀抱中,感觉自己语言太匮乏。望着蔚蓝的天空,整个人轻快如一只小舟,不知邀游何处,方能停下来。


夕阳下的格桑花(胡宇 摄)

草原花多,全都是靠自己奋斗、自由行走的花,不用问来去何方,知名的不知名的,高贵的低贱的,颜色各异的,不同形态的,就是那么高高低低、密密匝匝、自由热烈、芬芳馥郁、无遮无拦、浪漫恣肆地开着,把滴翠的草地安排得令人销魂、花枝招展。

 在这里最有名的是杜鹃花。由于这里海拔高、气温低,它比一般的杜鹃开得晚。色泽鲜艳,白似雪,红似火;品种也较多,有春鹃,有夏鹃,还有自春自夏都花开不绝的春夏鹃。它们随着季节变化,春红始谢,秋红又开,灿烂如景,绚丽如霞。难怪白居易力推杜鹃为“花王”,赞美比西施还美!

 一斜眼,一朵蓝色喇叭花正咧嘴冲我笑。一簇翠绿喜鹊兰在风中摇摆。一株向日葵探过头来。草地上的蔷薇也从不娇气,不需人种,不要搭架,也可长生,还充满野性,深红的,粉红的,浅黄的,竞相争艳,分外娇娆。

 起身,继续漫无目的地游走。四周环顾,我终于找到了珍珠梅。那是一种被称为“不枯的鲜花”。它没有叶子,枝干上粉红色的小花聚成一片,虽淡雅清丽,却极有风骨。它开在峭壁不畏惧,风刀霜剑不低头。

 来到小山头,路口站着一个藏族小女孩,她穿着一件镶着彩边的红色小藏袍,头戴一顶白色绒帽,手牵一匹白马,擎着一束束珍珠梅,供游人买花和摄影。

 小女孩十一二岁,脸蛋红红的。一双泉水般纯净的眼里,含蓄着柔和热情的光亮。红润的嘴唇,好像两片带露的花瓣。她告诉我,那些年这儿条件差,现在好点。因父亲腿瘸,母亲多病,姐姐上大学,靠助学贷款。家里开了个小旅馆,她来卖点珍珠梅,不然,一家人的开销和筹学费可就难了。

 我心里一下滚烫了,那开在悬崖峭壁的花,竟能成为小女孩的学费。还有什么好犹豫呢,我买下了所有的花,并和她合影,给她讲大山外面的故事……

 天色渐晚,导游催归。守着夕阳的最后一抹嫣红,披一袭原上风情,不忍归矣。

 我心已是王朗花开。



浏览次数: